“沙坪坝时代”童寯建筑设计教育评述(1937-1946)

2018-2019cba赛程表 www.yzms9.com 摘要:“沙坪坝时代”(1937-1946)的国立中央大学建筑系集学院派建筑教育之大成,在近代中国建筑教育史上拥有核心地位。建筑界“四大名旦”之一童寯,1944年任教于中央大学建筑系,他与留学美、法、英、日等国或毕业于中央大学的教师们,共同开创了国立中央大学建筑系的“沙坪坝黄金时代”。通过评析童寯的学院派受教背景,其满族遗民的成长经历,中国本土现代式建筑的实践经验,及其学院派、现代主义取向兼得的施教思想,初步得出结论:“沙坪坝时代”童寯的建筑设计教育,延续了艺术与技术相结合的早期中央大学建筑教育理念,并与同期上海圣约翰大学、清华大学建筑系交相辉映。他们在学院派主导的建筑教育格局中,开拓了属于中国的现代建筑教育先河。
关键词:沙坪坝时代 童寯 建筑设计 教育 评述


一、“沙坪坝时代”国立中央大学在建筑教育史上的特殊性

国立中央大学的“沙坪坝时代”,特指1937年北平、天津、南京沦陷后,中央大学从南京西迁重庆沙坪坝地区复课,直至战争平息中央大学回迁南京的1946年。在辗转西南、艰难度日的近十年中,国立中央大学建筑系经历了低谷、恢复、巅峰三个阶段。其中,因为第一任系主任刘福泰等教师的离开,以及学生数量减少,造成了建筑教育工作的低谷;1939年以后伊利诺伊大学毕业生徐中,建筑师哈雄文、杨廷宝、陆谦受、李惠伯任兼职教授,以及1943年刘敦桢担任建筑系教授以后,国立中央大学建筑系由低谷渐入高潮;1944年刘敦桢继鲍鼎任系主任以后,童寯也来沙坪坝任建筑系教授,形成了建筑界“四大名旦”——杨廷宝、陆谦受、李惠伯、童寯齐集中央大学建筑系的盛世。由此至1946年的两年时间被师生们称为“沙坪坝黄金时代” ,也是从这时开始,刘敦桢、童寯、杨廷宝奠定了如今东南大学建筑教学体系的基本格局。

1、 建筑教育的核心地位

沙坪坝时代国立中央大学的建筑教育,在当时教育界居于核心地位,具体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1)1939年南京国民政府在重庆颁布新的全国统一科目表,其中的建筑系科目表是基于1928年中央大学建筑系主任刘福泰,东北大学建筑系主任梁思成,以及基泰工程司老板关颂声共同起草、审查的工学院分系科目表而形成的。东北大学仅存世三年就因九一八事变之后部分师生流转中央大学,而将教学计划、教学观念同国立中央大学建筑系相融合。此外,全国统一科目表设立了艺术性、技术性互补的人才培养目标,设置了注重美术功底和历史修养的课程,以及基本延续1933年国立中央大学图艺课的训练方法 ,都意在强化国立中央大学建筑系的影响。

(2)为了统一全国大学课程,国民政府教育部特邀东北大学、中央大学建筑系主任起草工学院分系科目表的事件本身,说明国民政府教育部认同东北大学和中央大学的教育地位,这与这两所大学的教师群体大多受教于法国、美国学院派建筑教育,以及他们与政府机关关系密切,进而承担了不少政府项目有关。他们注重自身的艺术修养,采用西方古典美学原则设计官方力主的古典复兴式建筑,更易赢得国民政府的亲睐。由于这一教师群体大多活动于沪宁地区,于是,与国民政府上层关系密切的沪宁建筑师团体由此形成。他们于1927年成立了上海建筑师学会,1928年更名为中国建筑师学会,强化了沪宁建筑师在中国建筑界的地位,也巩固了他们在中央大学的建筑教育思想。

(3)中国建筑师学会的专业杂志《中国建筑》,曾在1933年刊载了中央大学建筑系课程表,扩大了中央大学建筑系在建筑界的影响力。由于《中国建筑》杂志是沪宁建筑师团体的专属杂志,倍受官方支持,因此,该杂志也就成了最具传媒效应的中央大学建筑系的宣传阵地,进而引发了该建筑系的示范效应。如:在中山大学1939年课表中,不少课程的名称都与统一课表一致 ;1939年天津工商学院建筑系与四十年代末之江大学建筑系的课程设置,也与统一课表大同小异 。

(4)中央大学建筑系的师资流动,及其培养的毕业生分散各地担任教学工作,他们成为传播中央大学建筑系教学理念、课程设置与教学方法的重要载体,形成了中央大学建筑教育的辐射效应。如:原任教于中央大学的谭垣,1946年到之江大学建筑系教授建筑图案课;1934年毕业于中央大学的张镈担任天津工商学院建筑系教师;曾任职中央大学的虞炳烈,受中山大学系主任胡德元之邀,于1938年之后任教中山大学工学院建筑系。

2、 学院派建筑教育的集大成者

所谓“学院派”,据《中国土木建筑百科词典》称:“一般指文学艺术中的保守主义者。18世纪时学院派在欧洲有很大影响。建筑领域的学院派指受过巴黎艺术学院的教育或遵循该院所确认的创作原则的建筑师。学院派把古希腊、罗马与文艺复兴的柱式及其美学原则奉为典范。故建筑中的学院派与古典主义或新古典主义是同义语?!?《西方学院派建筑教育评述》一文认为:建筑领域的学院派始于17世纪中叶以后的法国“皇家建筑研究会”,1819-1968年的巴黎美院在此基础上演绎出一套建筑教学体系,形成早期正规的建筑教育体系。19世纪中叶以后学院派在美国立足。20世纪初留美、留法学生将学院派思想传向全球。 关于布扎(另称:鲍扎),《中国的“鲍扎”建筑教育之历史沿革》一文,直接解释为Ecole des Beaux-Arts,即法国巴黎美院的谐音。卢永毅认为:“‘布扎’建筑教育总是难免被归入一种僵化的历史风格,因此,其作为有相当普适性和开放性的设计方法的特征就容易被湮没?!币虼?,布扎应被理解为知识结构的组织方式,这套知识结构被贯彻到一套设计教学方法中,成为一套可教授的建筑学,这对于当今建筑学教育而言极具启示。 针对上述分歧,笔者以为,单踊较为清晰地分析了学院派和布扎的区别。他认为“学院派”和“布扎”并不对等,“学院派”是以学究式的唯美意识与治学风范为特征的一类学术倾向的统称,而“布扎”是国立巴黎高等艺术学院之学术思想的代名词。

1937至1946年,中央大学建筑系更加显著地传承了学院派教育的衣钵,成长为国立巴黎高等艺术学院、宾夕法尼亚大学等布扎教育思想的集大成者。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师资学缘。1932年以后,号称宾夕法尼亚大学分校 的东北大学师资力量融入中央大学以后,教师队伍几乎由留美、法、英建筑师组成。由于美法两国是当时施行学院派教学方法的重镇,这就使得布扎教育体系在1932年第一次师资调整后的中央大学得到延续和强化。到沙坪坝时代,系中核心教学力量:杨廷宝、徐中、谭垣、童寯等都是拥有扎实的古典美学修养,接受过系统的绘图基本功训练的来自宾夕法尼亚大学,或曾受教于中央大学的学生。(表一)

表一 沙坪坝时代国立中央大学建筑系主要教师和毕业学校

教师姓名 毕业学校(学位)
谭垣 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硕士)
鲍鼎 伊利诺伊大学(学士)
徐中 中央大学建筑工程系(学士)、伊利诺伊大学(硕士)
哈雄文 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学士)
杨廷宝 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硕士)
陆谦受 伦敦建筑学会建筑专门学校(A.A.)建筑系(学士)
李惠伯 密歇根大学建筑系(学士)
刘敦桢 东京高等工业学校
童寯 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硕士)

资料来源:1、钱锋.现代建筑教育在中国(1920s-1980s)[D].上海:同济大学,2005年:p56-63;2、赖德霖.近代哲匠录——中国近代重要建筑师、建筑事务所名录[M].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知识产权出版社,2006年.

(2)课程类型。与1933年的国立中央大学建筑系课表相比,1939年全国统一课表中,史论课、图艺课的课程细分类型明显增多。(表二)相比之下,技术类课程不但在课程细分类型上没有太大变化,而且部分课程还被划归为选修课。如:技术基础课中的图解力学,技术课中的铁骨构造、暖通、给排水、电学等,皆由1933年课表中的必修课调整成了选修课,说明沙坪坝时代人才培养重视艺术与历史文化方面,而弱化了实用技术型人才的培养方向。

表二 全国统一课表与国立中央大学建筑系课表中的史论、图艺课比较

课程大类 全国统一课程(1939 国立中央大学(1933
史论课 建筑史 西洋建筑史
中国建筑史﹡ 中国建筑史
美术史 美术史
古典装饰﹡
壁画﹡
建筑图案论
图艺课 投影几何 投影几何
阴影法 阴影法
透视法 透视画
徒手画 建筑初则及建筑画
模型素描 徒手画
单色水彩 模型素描
水彩画(一) 水彩画
水彩画(二)﹡
木刻﹡
雕塑及泥塑﹡
人体写生﹡

注:选修课标注“﹡”。资料来源:1、教育部编《大学科目表》,正中书局印行,民国三十六年六月(1947年6月)沪八版;2、《中国建筑》1933年8月.

(3)学分分配。童寯1944年写于重庆的《建筑教育》一文,出示了中央大学工学院建筑系四年课程表。经由课程分类和学分计算,发现:①着重技术实践训练的技术基础课和技术课总学分为34;②着重艺术和历史文化人才培养的史论课和图艺课总学分为37;③设计规划类课程总学分38。(表三)从依据课程类型划分的学分配比上来看,似乎设计规划类课程比重最大。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艺术、技术、史论、设计进行的课程分类,只是一种相对的类型关系,如:建筑图案课,虽然被划入设计规划类,但其操作过程一定离不开绘画,基础知识离不开历史学,所以,也可以纳入艺术或史论类课程中。以此类推,设计规划类中的内部装饰、初级图案课程,也是如此。从这一角度来看,史论与图艺课的总学分会增加到70学分。由此可见,学院派重艺术训练与设计,以及设计中遵循形式主义的主张,在此阶段的国立中央大学建筑系比较鲜明。

表三 国立中央大学工学院建筑系课程与学分(沙坪坝黄金时代)

课程大类 课程名称 学分
技术基础课与技术课 应用力学 5
材料力学 5
营造法 6
钢筋混凝土 6
土层计算 1
图解力学 2
建筑师职务
法令
暖房及通气 1
电学 1
钢骨构造 2
施工估价 1
建筑组织 1
测量 2
给水排水 1
合计 34
史论课与图艺课 初级图案(或属于设计规划类) 2
建筑图案(或属于设计规划类) 29
内部装饰(或属于设计规划类) 4
投影几何 2
透视画 2
模型素描 6
徒手画 2
水彩画 10
阴影法 2
西洋建筑史 6
中国建筑史 4
美术史 1
合计 70
设计规划类课程 都市计划 3
庭园学 2
合计 5

注:根据“童寯.建筑教育[未发表] .童寯文集(一)[G].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0年版.”整理。

(4)教学方法。①注重绘图基本功训练。中央大学工学院建筑系一年级课表中,除了公共课以外,初级图案、投影几何、透视画、模型素描等图艺课比重较大,说明注重从绘图基本功入手,训练学生的古典美学感觉。当时的中大学生要求能背、能画、能默古典五柱式。童寯1930年写于东北大学的《建筑五式》一文,堪称针对此项训练的经典教案。此外,通过渲染练习熟悉西方古典建筑语言和构图原则。顾大庆在《中国的“鲍扎”建筑教育之历史沿革》一文提到,1940年代末中央大学建筑系的基本功训练包括:罗马字和中文字体的墨线练习,铅笔线建筑立面临摹,渲染基本技法练习,多立克柱式渲染,渲染构图练习,之后是用古典建筑语言和渲染技法做一些小建筑设计。②坚持最初草图不能变动。宾大教学中要求学生在固定时间(一般9小时内),独立完成对于设计问题的基本构想,不可有文献、评图和其他帮助。受教于这一学院派教学方法,谭垣在中大执教期间,也“坚持一种构想原则,从而逐步开展成图”,决不允许学生轻易丢失设计立意,也不可更正。 童寯在设计教学中同样坚持最初的草图不能变动。 ③工作室制度。张致中在《建筑系的大绘图房》中说道,高低年级学生安排在一间教室,高年级安排在靠门位置,低年级同学经过时可观摩学习,这是布扎教学方法的独特之处。 童寯在1944年的《建筑教育》一文中认为:工作室制度与学徒制度密切相关。学徒制度被公认为教建筑之最完善制度,可形成互助教学,取得观感进取之益。虽然,童寯认为旧日东北大学建筑系,纯采取学徒制度,其教法模仿巴黎美院,中央大学建筑系并不重视此制。但是,由谭垣要求学生为工坊低年级学生评图 ,以及部分建筑师对中央大学教学的回忆可知,工作室制度在沙坪坝时代的中央大学还是存在的。只是随着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后学生人数急速增加,建筑系迁入中大院系馆,这种各年级学生共处一室的工作室教学方法才逐步消失。

二、 “沙坪坝时代”童寯建筑设计教育的双重取向

童寯在中国近代建筑设计史和教育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由上文可知,首先,他在建筑实践领域,是与任职国际建筑师协会副主席的杨廷宝,齐名建筑界“四大名旦”的杰出建筑师。其二,童寯也是一位在建筑教育领域投诸毕生精力的学识渊博、思想独到的建筑教育家。他1928年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1929年在美国伊莱﹒康建筑师事务所担任绘图员,之后去欧洲考察古典建筑和新建筑,1930年9月他来到沈阳东北大学建筑系任教授,由此开启建筑教育生涯。1931年2月,在原建筑系主任梁思成南下北平加入营造学社以后,童寯接任建筑系主任。直至九一八事变,建筑系学生纷纷流亡关内,童寯仍将三、四年级学生召集到上海,助他们完成复课事宜。1944年童寯在华盖建筑事务所贵阳分所主持建筑项目的同时,应中央大学建筑系主任刘敦桢邀请,到重庆任职该系教授,并与刘敦桢、杨廷宝组成中央大学建筑教育的铁三角,这一格局持续至他们三人逝世。

从任教时间与周期来看,童寯在东北大学建筑系任职不到一年,而在中央大学任职长达三十九年??芍浯蟀肷耙瞪亩际窃谥醒氪笱Ф裙?,而且他是在国立中央大学建筑教育思想相对完善,在全国建筑教育体系中占据核心地位的沙坪坝时代受邀教学的。由此可知,童寯在建筑教育理念、经验和方法方面定有过人之处。此外,童寯近四十年的执教生涯中,他在建筑教育理论方面也是颇有建树。据笔者统计,他公开发表或由后人汇编成集,且直接与建筑教育相关的论文约十篇,其中三篇是明确可知写于建国前,如:发表于1931年《中国建筑》第一卷的《东北大学建筑系小史》,发表于1934年《中国建筑》第二卷的《卫楚伟论建筑师之教育》,写于1944年的《建筑教育》等,这些基本是他任职中大建筑系之前的研究成果,也是他形成沙坪坝时代建筑教育思想的基础。其余七篇,部分可能写作、发表于建国后,部分可能写于建国前却于建国后发表,因此,同样可作为研究童寯沙坪坝时代建筑教育思想的佐证。

如前文所述,学院派教育在国立中央大学建筑系西迁重庆沙坪坝的时代达到极盛。但是,一方面,二十年代末期,现代主义设计已在建筑界零星出现,三十年代后,建筑的摩登化现象更是普遍。现代设计风潮影响国内建筑界的同时,也促发了现代建筑教育思想的萌生。如:之江大学建筑系,因为引入了1937年毕业于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的建筑师汪定曾,而出现了从古典向现代过渡的教学方法。 1937年成立的天津工商学院建筑系,因为师资学缘多具有土木工学教育背景,而在教学方面弱化了艺术和绘画的要求,比较侧重工程技术型的实用型人才培养方向。有意味的是,与中央大学同处一地的成立于1940年的重庆大学建筑系,由于师资学缘大多有留日、德的背景,因此其建筑教学也更加注重功能、实用、经济和技术因素。直至1943年学院派教育制度弥漫于沙坪坝地区之前,重庆大学建筑系都在实验着现代主义建筑教育思想。另一方面,童寯自身的受教背景、成长经历、建筑实践经验,也使得他的建筑教育思想,不可能完全依附于国民政府主导的学院派教育方向?;谏鲜鍪贝尘坝胪瘜敻鋈司?,他在沙坪坝时代的建筑设计教育,呈现出既有学院派取向又有现代主义取向的双重特性。具体评述如下:

1、学院派建筑教育取向

(1)童寯的受教背景与其学院派施教思想
童寯建筑教育中的学院派取向与其受教背景密不可分。1925年,童寯通过杨廷宝,了解到当时在美国极负盛名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情况和入学要求,立志选择建筑专业兼顾生活需要和人生理想。同年九月留学此校,在攻读硕士期间,接受了导师乔治﹒霍华德﹒毕克莱系统的学院派建筑训练,最后用三年时间读完六年建筑系课程。在校期间,童寯顺应学院派教育体系中的建筑竞赛制度,在1927、1928年全美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中分别获得一、二等奖,于1928年获得Arthur Spayd Brooke设计竞赛金奖。他的获奖作品皆遵循了古典美学原则,采用了细腻的渲染绘图表达方式。(图一)

图一 全美大学生竞赛中获布扎设计协会一等奖作品:《新教教堂》(童寯,1928年)
(图片来源:《布扎设计协会公报》第4辑第5期,1928年3月)

他的学院派受教背景,直接影响其日后建筑教育中的学院派取向。他1944年写于重庆的《建筑教育》一文提到:“惟常入欲有所成就,则非循图案正规不可,而当入建筑学校也” ,这里的图案是指:初级图案、建筑画、投影几何、透视画、徒手画、建筑图案、水彩画、阴影法等艺术与绘图训练。与此同时,颇为认同“学徒制度”这一学院派独特教学方法,并且怀念留学宾大期间的开快车经历。他说:“人生惟在校读书之时,趣味最多,然最快乐而最可纪念者,盖莫过于学建筑之生活”,之后描述了设计将要交卷之前,高低年级学生互助绘图及用小车运送作品,一面点画、一面搧风使干的开快车景象。

(2)学院派取向的具体表现
①施教古典美学原则
顾大庆在《我们今天有机会成为杨廷宝吗?——一个关于当今建筑教育的质疑》一文中,反思当今中国建筑教育,并从布扎构图理论角度,解析杨廷宝的北京和平宾馆平面图,继而得出结论一:“‘构图’这一能力才是建筑设计训练的核心和本质”,是建筑设计中协调平面、立面、体积、内部和外部关系的一种能力。布扎中的构图是借助轴线对称的方法组织各方面关系。 为全世界所有学院派建筑教育奠定基础的法国建筑家迪朗认为:构图是各个要素的组合方式,即西方古典建筑传统美学下的形式构图原则。

杨廷宝时期的构图训练,贯穿在基础课程中的立面构图设计(即构图渲染练习)、单一建筑设计和群体建筑设计中,“设计训练的要诀是有一个明确的设计方法,经过反复的练习,上升为设计技能?!?沙坪坝时代的国立中央大学在构图训练方面,即由古典建筑五柱式入手,推敲每式各部位算例,让学生掌握比例、尺度、对比、韵律等设计要领。通过手绘练习,形成形式秩序,感知古典建筑审美特性,帮助学生理解古典形式原则和美学观念。对此,童寯在《建筑五式》中强调:“惟学建筑者,欲有古典根底,仍以先治罗马五式及中国斗栱为宜,必须将每式绘为详图,记忆纯熟,即久而淡忘,其精神固已深入脑际,而能变化自如焉……惟建筑体式,无论如何改变,初学建筑之简易法,仍以依照成规,循序渐进,以至能独立运用思想为佳……则除非特有艺术天才之人,皆须经过公?;蛩桔又盗?,然后可为建筑师也?!?/p>

②坚持“快题+设计渲染”训练
布扎教学方法的一大特点是:快题+设计渲染训练。具体来说,就是每个设计最初是一个封闭考试式的快题训练,学生在以后数周将设计快题发展成一个完整的设计,并进行渲染表现。设计快题在某固定时间内一经确定,便不可修改,如前文所述,谭垣、童寯在教学中皆坚持草图不可随意改动的原则。此外,整个教学过程是以“示范和模仿”来完成的,学生通过观摩教师改图,掌握处理设计问题的技巧。教师在改图过程中,可以不善言辞,只需身体力行传播处理设计问题的经验和设计知识即可,而且并无标准答案。如,刘先觉先生回忆杨廷宝改图,他“绝不用肯定的语气,总是说这样也行,那样也行”,各种处理方法的利弊,由学生自己取舍。

关于渲染训练,童寯1930年为建筑初步课程所写的教学大纲——《制图须知及建筑术语》中有详细介绍,涉及“画线要诀”,笔、墨、纸、调色盘等工具的选择,粘纸步骤,平染、晕染程序等内容,由此可知童寯对渲染训练的重视程度。他亲自示范、供学生模仿的训练方法甚至由三十年代初东北大学建筑系,延伸到1933年以后入职华盖建筑事务所主持图房工作时,针对雇员的绘图训练,继而,又延续到沙坪坝时代中央大学建筑系的建筑初步课程,终其教育生涯,几乎不曾休止。

图二 童寯水彩画:《西德科布伦茨河边古堡》
(图片来源:南京工学院建筑研究所.童寯画选[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0年版)

③培养中西方艺术素养
学院派建筑教育的另一特点,是将建筑学和美术合而为一,旨在培养画家、雕塑家、建筑师和徽章设计师。学院派建筑学者投诸极大精力研究古典建筑柱式中的美学原理,演绎出与古典美学原理相适应的构图法则。在“示范和模仿”的训练方法之下,为了让学生掌握古典美学原则,那些与体会柱式形式相关的理论类课程,以及以描绘柱式构图为基本内容的绘画类课程,势必在布扎教学体系中占据较大比重。正如前文所述,沙坪坝时代的中央大学建筑系课表中,以绘画为目的图艺类课程,不论在课程细分类型的多样性,还是学分分配上,都超过了设计规划类课程,这是由学院派建筑教育的奠基者——巴黎美院的美术研究传统使然,因为在他们看来,“绘画被认为是建筑、雕塑和绘画这三门艺术之父”。

图三 中央大学建筑系学生张镈作品:《乡村学?!?br />(图片来源:《中国建筑》1934年第2卷第1期)

童寯在沙坪坝时代的建筑教学中,十分擅长用粗铅笔进行快速表现,学生在耳闻目染之下,由衷地钦佩教师的绘画技能,继而引发了对相关艺术的兴趣。吴良镛在《烽火连天 弦歌中辍——追忆1940-1944年中央大学建筑系》一文中说:因为对童寯、杨廷宝、李惠伯等老师绘画技能羡慕不已,学生更加执着于提高绘画水平,时常到中央大学艺术系观摩徐悲鸿、吴作人、傅抱石等教授作画示范。与此同时,他们还经常聚在一起听西方古典音乐,受到古典艺术熏陶的同时,也强化了古典美学观念,提升了中西方艺术修养。 此外,童寯本人因其文人气质,以及年少时就已具备的传统文化积累,驱使他在业余时间潜心学习中国画。1933至1937年他师从汤涤,研习宋元以来的中国文人画。童寯在《“文革”材料》中提到,他特别欣赏倪云林的山水画,并认为:“从来不见一人,只二三棵枯树,几块乱石,有时加一亭子”,声称:“我就是陶醉于这种画中的人?!?与他五零年代以后因为一次不愉快的经历,而终止建筑画的历程相比,童寯的中国山水画创作一直持续至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可见,他对山水画真是“陶醉于其中”的。长久的绘画创作,为童寯的艺术理论研究奠定了经验基础。(图二)他在《童寯水彩画选》引言中认为:“诚然,如果要求对建筑的线、面、体三者加以观察并最后明瞭,必须亲自动手画出,经过一番记录才巩固不忘?!?之后,他论述了题材与画法、工具的关系,继而概述了水彩画发展史,补充说明彩粉笔绘画的注意事项。文中,童寯引用西方评论家“即使在木炭画中也要看出颜色来”,唐张彦远“运墨而五色具”,谢赫六法“随类赋形”,以及国画家黄宾虹“用墨写青山红树”,来类比说明水彩画:“宜取低调,不强求水彩的‘彩’,而求彩外之彩”的特性。这一说法相当精辟,既有助于学生理解中西方艺术的关联性,也体现了童寯融会贯通的中西方艺术学识。

图四 中央大学学生作品:《都市住宅》
(图片来源:钱锋.现代建筑教育在中国[D].上海:同济大学,2005年:p64)

2、现代主义建筑教育取向

(1)童寯的成长、实践经历与其现代主义施教思想
童寯是满族正蓝旗钮钴禄氏后裔,1900年出生于沈阳。因改朝换代和社会变迁,满族人被迫改变姓氏而为汉姓,以此隐瞒民族身份。童寯幼年即在奉天省蒙养院接受“手技”训练,入奉天省立第一小学校后,广读四书五经、五言八韵,奠定了良好的古典文学基础和修养。进入奉天省第一中学校后,童寯又接受了中学的新式教育,课余时间常去奉天基督教青年会聆听世界文明演变、近代科学起源、艺术源流、爱国与民主思想等英文讲座,加上读中学期间受到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的影响,童寯年少时就树立了西学救国、建设家乡的目标。

上述成长经历与家世背景,塑造了童寯特立独行的个性,间接影响了他实践经历与现代主义建筑教育取向的形成。具体而言:一、童寯之父恩格是家中首代读书人,宣统二年殿试为二等十一名,钦点七品,但是革故鼎新之后,家道中落。身为满清遗民的童寯,主观上形成强烈的遗民情结和孤傲个性。坚持独立人格的文士风骨,以及与新朝政治保持距离的生活态度,就促使他并不满意代表官方意志的学院派教育理念,对当时国民政府力主的大屋顶式中国古典复兴式建筑也持鄙夷态度,斥其为“辫子艺术”。他在1946年刊载于《公共工程专刊》上的《我国公共建筑外观的检讨》一文中,说道:“将宫殿瓦顶,覆在西式墙壁门窗上,便成功为现代中国的公共建筑示范,这未免太容易了吧。假使这瓦顶被飓风吹去,请问其存余部份的中国特点何在?” 他在1934年发表的《卫楚伟论建筑师之教育》中,藉维特鲁威的观点强调:“且哲学中多有讨论物理之处,亦于建筑师有补益也?!?二、童寯宾大毕业后到纽约伊莱﹒康建筑师事务所实习,受其师傅的摩登风格与师傅热衷的芝加哥建筑学派的影响,童寯也密切关注了欧洲现代建筑运动和美国本土建筑思潮,致其在之后的欧游过程中,留心观摩了新建筑成就。加上他自幼接受新式教育,少年时入清华接受留美预备教育,使得他较早接触到流行于西方的赫胥黎的《天演论》,因此,他能够站在文明进化的立场,认同科学技术、倡导现代主义。赖德霖通过童寯之孙童文的来信了解到:童寯在沙坪坝时期坚持订阅美国重要建筑杂志《建筑实录》,阅读柯布西耶的《模数制》,进而在课堂上宣讲工业文明,用科学观批判当时国内建筑中的保守倾向。 由此可知,童寯建筑教育中的现代主义取向,在学院派主导中央大学教学风气的沙坪坝时代,具有突出的科学性、时代性与前瞻性。

(2)现代主义取向的具体表现
①重视工程技术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后,中央大学建筑系的设计练习中已经看到现代建筑思想的影响,如:刊载于《中国建筑》1934年第2卷第1期的学生张镈的作品《乡村学?!?,该作品弱化了轴线控制构图的古典美学原则,古典柱式也已消失,建筑形式走向简洁(图三)。学生作品《都市住宅》,不再追求古典美学原则控制下的中国古典复兴式,而采用传统建筑构件和装饰纹样,形成简洁质朴略带中国色彩的风格(图四)。据此推测,在现代建筑形式运用得相对宽松的时代,包括童寯在内的第一代留学归国建筑师,一定通过游学和外文杂志接收了欧洲现代建筑运动的信息,继而将现代建筑形式与思想引入教学中。直至沙坪坝时代的中央大学建筑系,发展成为学院派建筑教育的集大成者之际,现代建筑形式才逐渐被边缘化,现代建筑思想也就较难渗入当时的建筑教育中了。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一方面,1942年格罗比乌斯的首位中国学生黄作燊,在上海圣约翰大学工学院创办建筑系,将现代建筑教育理念引入建筑教育实践,他与曾经参加德骚包豪斯校舍建设工作的鲍立克一道,培养了一批具有现代建筑思想的建筑师。在教学内容方面,他们要求学生关注建筑结构与技术,从使用需求出发,引导学生创新性地运用材料和技术?;谱鳠霰救司头浅P郎桶⑼擤q阿图把握和组合不同质感材料的能力。在资讯并不十分贫瘠的沙坪坝时代,童寯很有可能关注到沪上这颇有革命性意义的建筑教育思想。另一方面,童寯从其纽约实习开始,即亲历和实践了现代主义建筑理念,回国后与陈植、赵深组建华盖建筑事务所时,依旧秉持了“我们的共同目的是创作有机的、功能性的新建筑” 的实践态度。对新建筑运动的持续关注与实践,就使得童寯即便在沙坪坝时代的中央大学强化学院派建筑教育体系时,仍然在建筑教学中,渗透现代主义建筑理念,悄然延续着早期中央大学建筑系图案、工程并重的建筑教育特点。

童寯重视工程技术的现代主义取向,在他诸多论文中都有体现。如,《应该怎样对待西方建筑》一文认为:对待西方建筑设计思想中故弄玄虚、尽情研求享受、追求个人名利,为设计人自己树立纪念碑的做法,应予批判,“但西方建筑技术中的结构计算,构造施工和设计法则等等……绝大部分还是科学的,正确的,而应该于以肯定?!?之后,文章条缕清晰地阐述了值得中国建筑界学习的西方现代建筑特点,如:比较完善的钢木结构和钢筋水泥结构理论,钢铁、钢筋水泥、电梯、玻璃、轻金属、塑料、轻质混凝土等新材料、设备的大量制造,钢筋水泥、钢架大跨度结构、薄壳结构,三角形屋架结构等等。在此基础上,批判了巴黎艺院“在设计专业上教学重视美观轻视结构的倾向”,认为这一做法强调艺术、脱离建造实际,造成极大危害。在《卫楚伟论建筑师之教育》中,童寯开篇说道:“建筑师于各种学识,宜兼而有之。盖建筑乃包含数种艺术而施于实用者也?!蓖瘜斎衔骸白猿H斯壑?,一建筑师而需精通如此之多,势几不可能,然在人之善于综合而贯通也……上述各科,取其互相关联之点,左右逢源,而成一系耳?!闭饫铩吧鲜龈骺啤焙汀笆┯谑涤谩钡墓丶?,指明了所谓“各科”,一定包括工程技术在内。这篇论文发表在1934年的《中国建筑》上,想必是童寯对东北大学建筑系几乎完全传承学院派建筑教育衣钵的反思,进而,依据自己在华盖建筑事务所的中国本土现代式建筑实践经验,形成了培养建筑师的更加成熟的观点。此外,童寯在其多年研究结晶《新建筑与流派》中,赞赏了密斯﹒凡﹒德罗严谨的工作态度,对节点和构造细部一丝不苟,以及创造才华结合工业技术使芝加哥精神一度再现的新建筑精神。上述理论,都成为童寯建筑实践的参照和建筑教育的有力佐证。

②关注现代艺术
以包豪斯为根据地的现代建筑教育最具影响力与创新性的地方,在于它的基础课程改革。它鼓励学生摆脱古典美学原则和形式法则的束缚,变革学院派模仿古典样式的训练方式。以培养创造力为核心目标,要求学生熟悉质感、图形、颜色和色调,善于观察和捕捉形体感觉,继而将对象抽象为基本构图形式,进行平面、立体构成练习,从中领会现代与传统艺术的关系。此外,启发学生操作各种材料,体会形式与质感的关系,训练他们利用材料特性进行形式创作的能力。在包豪斯,承?;】谓萄У亩辔执帐醮笫?,如:崇尚神秘主义的伊顿,抽象表现主义的领军人物康定斯基、保罗﹒克利等??梢运?,这批现代艺术大师在投身基础课改革的同时,也为现代设计的成型输送了形式源泉,他们旨在挖掘创造潜能的教育目标,与现代建筑教育将解决问题作为设计过程的线索,引导学生综合考虑社会、历史、技术、环境因素提出方案的教育思想,是相适配的。

比较遗憾的是,由现代艺术的创造意识与抽象形式引发的包豪斯基础课改革,主要在1942年以后的上海圣约翰大学工学院建筑系颇有起色,目前似无确凿证据显示,沙坪坝时代的中大建筑系在基础课方面接轨现代建筑教育,相反,其课程类型一以贯之地体现了基于古典美学原则的学院派建筑教育特色。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童寯毕生力主中国本土现代式建筑理念,就使得他不可能无视与现代设计密切相关的西方现代艺术。他在《新建筑与流派》、《新建筑世系谱》等文章中,皆介绍了引发建筑流派更迭的立体主义、抽象派艺术。而他的《表现派》一文,更是较为系统地阐述了表现派的缘起、发展、结束、代表人物、主要团体和艺术特点。童寯关注与研究现代艺术,就为沙坪坝时代中大建筑系保守的学院派教学、研究风气,注入了鲜活的时代气息。当然,由于中大的基础课程秉持了学院派样板,童寯似乎不太可能在课堂上全面、深入地介绍现代艺术。

图五 (左)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南京分院古物保存库(童寯,1936年)
(右)国民政府外交部大楼(童寯,1935年)

③普及西方新建筑理念
现代建筑教育从建筑与使用需求、人的生活、时代的关系上启发学生,将学生的注意力引导到功能问题上来,而不是从经典样式和美学原则入手进行建筑设计。此外,现代主义建筑理念提出材料、结构的真实性问题,以此质疑折衷主义建筑中没有任何结构意义的装饰。加上,现代主义设计思潮最初是基于民主主义思想而形成的,宣扬为大众的设计,因此,设计的经济性,也成为现代主义建筑师必须面对的问题。设计的经济性问题浮出水面,又会驱使建筑师从材料、结构与建造角度思索现代建筑的本质,从功能角度推敲空间组织与人的使用需求之间的关系。

对于上述西传来的新建筑理念,童寯也有系统研究,并将其研究成果引入建筑教学与建筑实践中。在童寯重点批驳大屋顶式中国古典复兴式建筑的论文《建筑艺术纪实》中,他从建筑形制与功能相适,装饰的结构意义,关注建筑造价以及空间的合理性等角度,探讨中国本土现代式建筑应有的形式及创作思路。他说:“瓦屋顶下的空间因光线不好,用处不大。相反,平屋顶不但不浪费下部空间,其上还能形成一片有用的面积……在用低造价谋取更大的使用空间方面,平屋顶能很好地满足要求……体量相当高大的建筑物,譬如即将竣工的上海中国银行大厦,尽管有种种类同中国装饰的完美润色之处,也不能类归中国建筑。理由很简单,这类装饰毫无结构意义?!?针对建筑形制与功能的关系,童寯认为:他并不反对按照中世纪样式建造一座现代大教堂,这就如在中国古代佛寺、茶亭、纪念堂上放个瓦屋顶,仍旧是合理的?!暗?,在所有按现代设计内部的大大小小的房屋上都放个瓦屋顶,就立刻显得不适时宜和荒廖(原文为“廖”,似应为:‘谬’)不经了?!痹诖嘶∩?,他提出:中国本土现代式建筑,需能够和平屋顶相谐和,要思考采用何种艺术形式使建筑看上去具有中国形式。对此,童寯表达了对西藏、蒙古、热河,特别是青海等地平屋顶建筑的亲睐。因为它们只需在平整的墙面上加一些窗牖和简单的压顶线之后,整体看上去仍与瓦屋顶一样是中国式的。这些边疆地区建筑所传达出的具有地方色彩的现代风格,给童寯的建筑实践很大启发,如:由他定夺立面的国民政府外交部大楼、南京中山文化教育馆、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南京分院古物保存库等,都是以藏族建筑为原型,打造出的具有中国地方特色的现代建筑(图五)。

对于空间的合理性问题,童寯说道:建筑是生活的庇护所,不管人类生活如何变化,都会影响到建筑,也不论一座建筑是中国式的还是现代式外观,都需要按照可能得到的最新知识作出合理、科学的平面布置。他在沙坪坝时代发表的论文《我国公共建筑外观的检讨》,坚持了《建筑艺术纪实》中功能影响形制,建筑需经济耐久、合理适用,青??挡亟ㄖ沃浦档霉步ㄖ杓裙鄣?,同时,认为建筑也需因地制宜:“我们也非绝对认定中国旧式瓦顶,为一件要不得的东西。在钢骨水泥材料不易办或不经济的地方……未始不可以参用旧式做法……尤其是深入内地,这种式样,倒很与环境配合得当?!?最后这句话颇有意味。众所周知,内地特别是沙坪坝时代中央大学所在的西南地区,因为雨水丰沛、气候湿润,当地民居多采用瓦质坡屋顶。童寯的这一观点,其实与现代建筑设计需考虑建筑与环境的关系,需因地、因时制宜的理念,非常契合,同时,也与中国古代营造传统注重人与自然关系的思想相观照。在那个聚焦经典样式与古典美学原则的形式主义,几乎一统中央大学的时代,应该说,童寯的观点是富有新建筑精神的。此外,他还从建筑风貌的统一性与交通安全的角度,认为广场与道路周边建筑切忌庞杂混乱,政府应出台规则管制房屋高度和立面。公共建筑周围应预留空地,尤其是车站剧院会堂前面,为了方便车辆、行人通行,需有巨大广场。这同样体现了由人的行为和使用需求入手,考虑空间布局与建筑设计的现代主义建筑观。希望政府制定整治建筑高度与立面的方案,则说明现代都市规划理念已在童寯的建筑思想中萌芽。

值得一提的是,童寯来到重庆(沙坪坝地区)的中央大学建筑系执教,主要原因是西南地区建筑项目减少。由于珍珠港事件爆发,美军参战支持中国抗战,国内抗战形势逐渐好转,相应地,日军轰炸破坏也就减少,加上各机构准备迁出西南,建设量随之减少。刘光华在《怀念恩师、前辈和同窗好友——回忆我的学习生涯》中说道:当时兴业建筑师事务所的李惠伯经常抱怨无工程可做,即使有也没有适合的材料。 基泰工程司的杨廷宝在1944年也只有一项工程。 童寯在《文革中思想汇报》中回忆:他1944年回到重庆,除了接手私人设计工作以外,主要在中央大学兼职。 据朱振通统计,童寯在中央大学的沙坪坝时代所做的建筑项目,到目前为止能够确定的,只有在重庆民族路为私人资本家设计的一所办公楼,刘敦桢负责该工程的结构计算。 西南地区建设速度放慢,建筑行业不景气,就使得当时诸多建筑师,如:杨廷宝、李惠伯、童寯等,纷纷投身建筑教育事业,因为,在学校兼职既可保证生活所需,又可进行建筑理论研究。由此,也造就了童寯理论研究的高峰期,如:此期连续写作、发表了《中国建筑的特点》、《中国建筑艺术》、《中国古代时尚》、《我国公共建筑外观的检讨》等文章。他在理论研究中,持续关注现代主义建筑与中国本土现代式建筑的形成、发展之路,势必也会将自己对现代建筑的见解以及新建筑理念,传播给中大学子,从而,在浸润于古典美学空气里的沙坪坝时代的中央大学建筑系,埋下新建筑精神的种子。

三、结语

1、“沙坪坝时代”童寯的建筑设计教育,延续了艺术与技术相结合的早期中央大学建筑教育理念。

沙坪坝时代的国立中央大学建筑系,因为两次教学队伍的调整,汇集了有学院派受教背景的师资力量,强化了“以古典美学原则与经典样式为模板,以工作室制度下的经验传承为教学方法,以反复练习细腻谨严的渲染构图为训练措施”的学院派建筑教育思想和制度。与西迁沙坪坝之前的早期中大建筑系,重视史论、绘画等学院派传统的同时,继承原苏州工业专门学校注重工程技术的自由探索特点相比较,沙坪坝时代的中大,特别是在国民政府教育部颁布全国统一科目表以后,几乎成为中国的学院派建筑教育大本营,并以其核心地位,发挥了学院派教育的示范作用,却也因此改变了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国内自由、多样化的建筑教育格局。这固然与沙坪坝时代的中大师资结构有关,但是,也不可忽视当时的国民政府迫于战乱形势,急欲由教育入手从思想上控制青年学生,以期稳定民心的政治目的。

在这一教育环境下,童寯兼得学院派与现代主义教育取向的建筑教育理念,便具有不随俗流的独特魅力。他重视工程技术、关注现代艺术、普及新建筑理念的现代建筑思想,通过其言传身教与理论著述,在一定程度上活化了中大沙坪坝时代几近保守、固化的学院派氛围。这与童寯较早接触到欧洲现代建筑运动,并积极探索具有中国特点的现代建筑实践有关。但是,童寯能够自发地关注、研究这个颠覆了学院派学术倾向的欧洲新建筑运动,还与他满清遗民的特殊身世,使其主观上远离当朝政治相关。他总能从一位颇有气节的中国传统文士视角,审视、批判新政权力主的建筑政策。

在此,放眼国立中央大学建筑教育史,童寯的建筑教育在沙坪坝时代的中大,犹如一股潜流,悄然延续着艺术与技术相结合的早期中大建筑教育理念。

2、“沙坪坝时代”童寯的建筑设计教育,与同期上海圣约翰大学、清华大学建筑系交相辉映,在居于主导地位的学院派建筑教育格局中,开拓了属于中国的现代建筑教育先河。

上海圣约翰大学建筑系主任黄作燊,秉持社会性与时代性是现代建筑重要特征的观点,认为建筑师不是艺术家而是社会改革者,要为生活在其中的社会提供环境。 他在教学中启发学生关注现代建筑的时代精神,要密切关注建筑的新动向。这与童寯欣赏现代建筑运动的战士——勒﹒柯布西耶,以及童本人对新建筑运动也拥有敏锐触角,是十分相似的?;谱鳠鲈诙兰退氖甏笃诠赜谌绾闻嘌ㄖΦ难萁哺逯?,认为将中国宫殿式外形与西方室内特点相结合的“中国固有式”做法,折射了急于求成和简单化处理的态度,并未体现出真正的传统特色。 这一观点,与童寯质疑大屋顶式中国古典复兴式建筑在功能空间与形式空间上的合理性,又是一拍即合。当然,因为黄作燊师从格罗比乌斯的受教背景,他的现代建筑实践与现代建筑教育思想,似乎也因此比童寯更进一步。例如:他引导学生“在空间所营造的精神气氛中寻找中国建筑的传统特色” 的教育思想,启发了同济大学六十年代以冯纪忠为代表的现代建筑空间论,进而开创了“关注现代建筑空间特征之诉求的‘形/神’二元结构时期” 。

梁思成在抗战期间通过美国好友寄送的新建筑出版物,了解到西方发达国家的环境问题和城市规划学科的发展。之后在1945年组建清华大学建筑系时,他开始着手教学方法和学科建设的改革工作,希望建筑教育“宜参照德国Prof.Walter Gropius所创之Bauhaus方法,着重于实际方面,以工程地为实习场,设计与实施并重,以养成富有创造力之实用人才?!?梁思成与童寯是一生的挚友,应该说,梁思成四十年代成型的现代建筑教育理念,与沙坪坝时代的童寯也是颇多默契。同样,由梁思成在清华大学的建筑教学中,仍旧注重历史与美术训练,以及基础课改革缺少现代美学思想力度来看,他的教育理念依然有着较明显的学院派底色,这是梁思成在现代建筑教育与其宾大受教经验中取舍、调适的结果。在这方面,他与童寯建筑教育的双重取向,也达成了某种默契。

在此,放眼整个近代中国建筑教育史,犹如一股潜流的童寯的建筑设计教育,与四十年代的上海圣约翰大学、清华大学建筑系汇合。它们在学院派主导国内建筑教育的沙坪坝时代,积水成川、开拓成河——一条属于中国的现代建筑教育先河。


【参考文献】:
一、汇编:
1、童寯.美国本雪文亚大学建筑系简述.童寯文集(一)[G].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0:222-226.
2、童寯.建筑教育.童寯文集(一)[G].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0:112-117.
3、童寯.“文革”材料.童寯文集(四)[G].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6:419.
4、童寯.《童寯水彩画选》引言.童寯文集(一)[G].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0:283-284.
5、童寯.我国公共建筑外观的检讨. 童寯文集(一)[G].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0:118-121.
6、童寯.卫楚伟论建筑师之教育. 童寯文集(一)[G].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0:33-34.
7、童寯.应该怎样对待西方建筑.童寯文集(一)[G].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0:227-230.
8、童寯.建筑艺术纪实. 童寯文集(一)[G].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0:85-88.
9、梁思成.致梅贻琦信.梁思成全集 (五)[G].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1:2.
10、吴良镛.烽火连天 弦歌中辍——追忆1940-1944年中央大学建筑系,缅怀恩师与学长.东南大学建筑系成立七十周年纪念专辑[G].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7.
11、刘光华.怀念恩师、前辈和同窗好友——回忆我的学习生涯.杨永生.建筑百家回忆录(续编) [G].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水利水电出版社,2003.
12、张致中.建筑系的大图房. 东南大学建筑系成立七十周年纪念专集[G].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7.
13、何立蒸.永念恩师.东南大学建筑系成立七十周年纪念专集[G].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7.
14、南京工学院建筑研究所.杨廷宝建筑设计作品集[G].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3:223.
二、期刊论文
1、单踊.西方学院派建筑教育评述[J].建筑师,2003(03):92-103.
2、卢永毅.谭垣的建筑设计教学以及对“布扎”体系的再认识[J].南方建筑,2011(4):27.
3、顾大庆.中国的“鲍扎”建筑教育之历史沿革——移植、本土化和抵抗[J].建筑师,2007(04)建筑教育专栏:1-11.
4、 顾大庆.我们今天有机会成为杨廷宝吗?——一个关于当今中国建筑教育的质疑[J].时代建筑,2017(03):15.
5、赖德霖.构图与要素——学院派来源与梁思成“文法—词汇”表述及中国现代建筑[J]. 建筑师,2009(6):55-64.
6、赖德霖.童寯的职业认知、自我认识和现代性追求[J].建筑师,2012(01):31-44.
7、李海清.从“中国”+“现代”到“现代”@“中国”——关于王澍获普利茨克奖与中国本土性现代建筑的讨论[J].建筑师,2013(01):47-49.
三、学位论文:
1、钱锋.现代建筑教育在中国(1920s-1980s)[D].上海:同济大学,2005:59-78, 91,176.
2、朱振通.童寯建筑实践历程研究(1931-1949)[D].南京:东南大学,2006:37.
四、会议录:
童明.童寯年谱.童明 杨永生. 关于童寯——纪念童寯百年诞辰[C].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水利水电出版社,2002:152.
五、 档案:
1、童寯.文革中思想汇报[B].1968.1~1969.5[未刊].
2、黄作燊.如何培养建筑师(演讲稿)[B].1940s末.
3、教育部.大学科目表[B].正中书局印行,民国三十六年六月(1947年6月)沪八版.
六、工具书:
中国土木建筑百科词典[Z].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5:385.
.


注:文章发表于:2019年3月《华中建筑》。

作者:金陵科技学院 陈晨 王柯